科协邮局   寻呼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首页  > 文章讲话 > 重要文章 > 2016年
 
《人民日报》发表尚勇书记专访文章《想事干,就有干不完的事》  
     

想事干,就有干不完的事

——访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尚勇

“‘十三五’规划建议把创新发展排在新发展理念之首,并提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创新归根到底是人才创新,创新驱动归根到底是人才驱动,人才是支撑创新发展的第一资源。中国科协最大的资源就是科技人才,我们整个工作,就是要全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科协系统深化改革实施方案,围绕新的发展理念,服务创新发展大局,释放科技人才的创新活力和能量,把我国的自主创新能力搞上去。”对于“十三五”时期中国科协的核心任务和工作方向,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尚勇有着深刻的认识。

  定位明确后,中国科协将如何服务创新发展、服务人才创新?近日,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尚勇。

  现在创业是草根踊跃,高端科研人员还不活跃。科协要释放科研人员的创新创业能量

  “中国科协有两重属性,它既是党领导下的人民团体,又是提供公共服务产品的社会组织。科协联系着7000万科技工作者,我们提供科技服务,其中核心任务就是为科技工作者服务。”尚勇说。

  “我国科技人才总量世界第一,但总体质量不高,世界级水平的少。国家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供给侧最大的短板是科技创新,说明科技对产业引领支撑不够。”尚勇认为,我国科技创新能力不强,对经济社会发展支撑能力不够,主要原因是科技人才创造力不足,而既有的创新能力又没有释放出来。作为联系科技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中国科协为他们服务,在服务创新发展方面大有可为。

  高校科研院所聚集大量科研人才,是科技成果主要产出地。但长期以来,这些成果转化不畅,甚至白白浪费,不能转化为对产业的有力支撑。尚勇说,科协的优势是充当科技人员和企业的纽带,通过学会组织双方对接需求,组织科技工作者协同创新,打通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他介绍,中国科协近年实施的创新驱动助力工程,选择一些城市试点,搭建起了科技工作者和科研机构与企业对接的平台,把先进技术输送到企业,服务技术升级改造。

  创新创业已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现在创业是草根踊跃,高端科研人员这一主力军还不活跃。我们调查,60%的科技工作者有创业愿望,但付诸实施的只有2%多一点。”尚勇说,草根创业带动就业比例通常是1比3,而一个科研人员创业则能带动10个人以上就业。当前真正以科技创新驱动的创业明显不足,“十三五”时期,中国科协要组织力量,通过举办“双创周”等活动释放科研人员的创新创业能量。

  提升全民科学素质一直是科协工作的重要内容。在尚勇看来,从服务创新发展大局看,这项工作意义重大。首先,我国经济要转型升级,产业要向中高端、智力密集型迈进,社会劳动者素质要有质的提升,科学素质尤为关键。另外,提高全社会创新水平,光靠宝塔尖的一批科学家远远不够,要在全民尤其是青少年中间营造创新氛围,搭建创新人才梯队。

  “过去五年我国公民科学素质提升较快,具备基本科技素质的人才达到比重6.2%,但与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按照创新型国家最低的门槛标准,‘十三五’期间,我们要将这一比重提高到10%,这是硬任务。”尚勇说。

  尚勇坦言,完成10%的目标并不容易。信息爆炸、价值多元以及互联网的发展都给传统科学传播方式带来很大挑战。“我们科普工作要紧跟时代潮流,利用网络化、信息化创新科普手段,从公众需求出发,以影像、图画、文字相结合方式呈现,并借助移动互联网平台,拓展传播面。”

  2014年9月,中国科协启动了科普信息化建设专项和“互联网+科普”行动,打造科普中国品牌。尚勇说,一年多来,科协与科普网站合作,页面浏览量超过16亿人次,其中移动端占80%,科普中国微平台阅读量超过4.6亿人次。他表示,推动科普信息化将贯穿“十三五”始终,传统的科技馆将借助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的手段,增强体验性、互动性。

  科研管理体制最大的弊端就是把科研院所当作行政单位来管理,“行政化”“官本位”观念根深蒂固

  “科技人才创造力不足,关键是现有体制把创新能力束缚住了。”尚勇说,从人才工作出发,主要有三个问题,即创新环境不优、评价体系导向错位和合作协同不够。服务科技人才,中国科协在“十三五”期间重点要推动这三方面改革。

  尚勇说,我国科研管理体制最大的弊端就是把科研院所当作行政单位来管理,“行政化”和“官本位”观念根深蒂固。“有时候行政决策直接代替了学术决策,对科研创新和学术活动的直接干预较多。而科学发展最需要宽松的环境,有了好环境,无心插柳柳成荫,创新成果自然多起来。”

  针对优化学术环境亟待解决的问题,不久前中国科协联合多个部门起草了《关于优化学术环境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并由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尚勇认为,应给予科研机构在科研立项、人财物管理等方面的自主权。“政府应该做好服务工作,什么课题值得研究,科学家比政府清楚。有了自主权,科研人员积极性就能提上去,不用跟着政府指挥棒天天转。”

  《意见》提出了“四个不得”,即不得以“出成果”名义干涉科学家研究工作,不得动辄用行政化“参公管理”约束科学家,不得以过多的社会事务干扰学术活动,不得用“官本位”“等级制”等压制学术民主。尚勇说,“四个不得”是对科研管理部门、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要求,就是直指目前学术行政化、官本位问题。用“不得”表述,是设立一道“警戒线”,规范科研管理部门、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行为边界。

  “减少行政干预,让科研人员安心研究,要确保他们用于科研和学术的时间不少于工作时间的5/6。”尚勇说。给予科研人员宽松环境同时,还要加强道德的约束,为此《意见》还针对科学研究中弄虚作假、论文抄袭、代写论文等学术不端行为提出了五个“不准”。“对违反科学道德的行为的严格限制,就是对科技工作者学术自由的保障。”

  尚勇说,当前以论文为主要考核指标的评价体系也不利于激发科研人员创新。“从事临床和工程技术研究,应该重点看业务的水平,发不发表论文并不重要。论文也不能光看数量,还要看质量水平到底如何。”尚勇说,推动建立合理的评价体系,也是中国科协“十三五”时期的重要工作。

  针对科研人员各自为战问题,尚勇说,学科交叉、融合是大趋势,现在已经不是单打独斗的时代了。“十三五”期间中国科协将搭建协作平台,促进学术交流、碰撞,推动协同创新。

  服务创新发展,青年科学家的成长很重要。尚勇说,现实中青年科技人员在创新最活跃时期恰恰难以获得成长的资源和机会。“十三五”期间,中国科协将依托青年人才托举工程,优先扶持一批30岁左右的年轻人,给予稳定支持,引导他们潜心研究,打造国家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后备队伍。未来中国科协的奖励重点也将以奖励人为主,让杰出青年科学家脱颖而出。

  “我们要找事干,虚功实做。按科协的定位,想安逸可以很安逸,想事干就有干不完的事。科协没有太多的政府资源,也没有那么多权力,就要出新招,与相关政府部门合作,借梯上楼,一块来推动科技体制改革、优化学术环境。”尚勇说,国家层面推动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转移职能,也为科协发展提供了机遇,“十三五”期间科协必须找准定位、干实事。

  自觉当好裁判员角色,用科学指标给学术环境、创新创业环境、学术导向做出客观评估

  打铁还需自身硬,要实现“十三五”期间诸多规划,对中国科协的自身能力是一项挑战。“学会建设是科协的主体工作,也是推进工作的主要抓手,今年的工作重点就是深化改革,加强学会自身建设。”尚勇说。

  “在科研活动中,学术组织承担重任是科技发达国家的通行经验。英国皇家学会、德国马普学会、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等协会,在推动相关领域科研和创新上的作用比政府大得多。”尚勇说。当前,加快实施政府和社会组织分开,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是大势所趋。新形势下,科协要力争成为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尚勇说,“十三五”期间要重点推动学会治理体系和治理方式改革,减少政府干预。其次,要增强学会凝聚力。目前只有几个秘书长、秘书处工作人员来运转,未来理事、常务理事、理事长都要在学会中发挥实打实的作用。另外,学会之间还要加强联合,组建学会联合体。比如,生命科学领域里面18个学会组成了中国生命科学联合体,目前运转很好,能促进学科交叉、交流,也能共同提出建议供政府决策。

  “学会必须得找事干,建立起自己的服务平台,积极承接政府转移职能。学会之间也要优胜劣汰,引入竞争机制,要淘汰一批。”尚勇说。

  尚勇说,国务院给了中国科协和所属学会第三方评估的职能,这是开展工作的“杀手锏”。“十三五”期间,科协要自觉当好裁判员角色,用科学指标给学术环境、创新创业环境和学术导向等做出客观的评估,将相关情况向党中央、国务院报告,并将相关结果向全社会公布,促进改革政策措施落地,见到实效。

  “科技体制弊端由来已久,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病去如抽丝。我们要保持钉钉子精神,保持战略定力,要直面问题,不怕得罪人,尖锐指出问题,真正推动问题解决,调动科技人员创新积极性。”尚勇说。

  尚勇说,“十三五”期间中国科协还要建设高水平科技创新智库,为国家科技创新战略和科技体制改革提供决策支撑。到“十三五”末期,形成以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为核心,以10个地方科协智库、10—15个学会智库、5个左右高校科协智库为支撑,科技特点突出、科协特色鲜明、资源共建共享的跨学科、跨单位、跨区域、网络化的国家科技创新智库格局。

来源:《人民日报》2016年1月29日第20版

责任编辑:邹冰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