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首页  > 智库发展 > 智库报告
 
关于推动广钢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的建议  
2017年09月25日
     

2017年9月22日

罗晖: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院长,长期从事科技战略与政策工作。课题组其他成员:东南大学 董卫;中国城市规划学会  石楠、曲长虹;中国科普研究所  陈玲;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苏荣誉;清华大学  刘伯英;广州市科学技术学会  冯元;广州市城市规划编制中心  吕传廷

 

广州是我国近代工业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拥有大量具有丰富价值的近现代工业遗产。近年来,广州在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形成了太古仓等一批具有代表性的保护与开发结合的范例。围绕着广州钢铁公司转型发展,如何有效保护这一承载“创新足迹”和“城市记忆”的工业遗产,已经成为一项十分紧迫的任务。

一、广钢工业遗产亟待保护但困难较多

广钢始建于1957年10月,是广东乃至华南地区首家大型钢铁联合企业。2010年12月,广州市政府批准广钢转型发展。2013年9月,广钢白鹤洞生产基地整体关停。为做好工业遗产保护与开发,广州市政府安排广州市规划局编制了《广州市广钢新城工业建筑遗产线索保护与再利用规划》。按照《规划》,将在广钢新城建设一条长约3千米的中央绿轴——广钢公园,并在核心区段串联起16处工业遗迹设立广钢工业博物馆。从目前规划实施进度看,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未及时开展工业遗产评估。当前,我国尚未制定工业遗产调查、认定、分级、保护、再利用等方面法律法规,对工业遗产保护工作的开展造成了极大困难。受时间、经费等条件限制,在广钢工业遗产保护规划工作中没有邀请冶金史与工业遗产保护专家对广钢工业遗产进行全面、系统的评估,对如何最大限度保留和展现广钢工业遗产的科技、社会、历史价值缺乏统筹考虑;在拆迁中一些有保护价值的厂房、设备已经被拆除;广钢工业博物馆规划建设方案没有充分听取和吸收相关领域专家的意见。

二是工业遗产保护责任主体不明确。由于广钢搬迁后原法人将注销,广州市政府指定荔湾区政府为主进行广钢工业遗产保护开发,但荔湾区政府既没有相关工作的经验和经费,又对这项工作缺乏积极性,难以承担繁重的组织协调工作;在拆迁过程中,由于设备、厂房、附属设施的管护责任不明确,造成了部分机器、设备、钢轨等被破坏或遗失。

三是缺乏有效的利益补偿机制。由于厂房搬迁、人员安置等需要大量资金,在地方财力紧张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土地出让收益支付相关费用。对工业遗产进行保护必然会因为各种限制条件而大量减少土地收益,在缺乏利益补偿机制的情况下对地方财政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二、广钢工业遗产保护困境在全国具有代表性

我国近代工业发端于洋务运动时期,留下了大批宝贵的工业遗产。但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在“退二进三”、旧工业区改造等政策的推进下,大量宝贵的工业遗产瞬间化为乌有。比如,始建于1911年的胶济铁路济南老火车站曾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1992年被拆除;始建于1906年的汉口既济电厂是我国近代最大的民营电厂,是武汉近代化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是武汉市最早的能源基地和工业文明的象征,但已经在2004年拆除。

与我国对待工业遗产的态度相反,欧美国家极为重视工业遗产保护。截止2014年,已有43处工业遗产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对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再利用不但为区域产业转型和就业提供了支持,也提升了文化影响力。日本的近代工业与我国基本同时起步,尽管也受到战争和灾害破坏,但日本高度重视工业遗产保护,仍然保留有很多有价值的近代工业遗产,甚至部分仍在继续发挥生产功能。最近,日本政府提出将位于九州的“八幡制铁所”纳入“明治时代日本产业革命遗产——九州、山口地域”申报2015年世界文化遗产,在日本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八幡制铁所是中国乃至亚洲各国近代史上不可抹去的惨痛回忆,其建设资金来自于中国的甲午战争赔款,炼铁原料来自于掠夺的中国大冶铁矿和抚顺煤矿,生产出的钢铁用于发动和支持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学术界曾提出,我国的汉阳铁厂及其后成立的汉冶萍煤铁厂矿公司曾是亚洲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其投产时间早于日本的八幡制铁所,生产规模也远超八幡制铁所,更有资格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但遗憾的是,经过多次战争破坏和拆迁,汉阳铁厂早已荡然无存,汉冶萍煤铁厂矿公司也仅有少许遗址保留,已不具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条件。

课题组研究发现,我国现存的亟待保护的近、现代工业遗址为数众多,但没有一处入选世界文化遗产,进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也仅有11处,大量极具科技、社会、历史价值的工业遗产已在城市拆迁、老工业基地改造中化为乌有。如果工业遗产保护再不引起相关方面的高度重视,我国近、现代史的实物记载将不完整,产业发展的脉络将中断,很多城市的“文脉”也将断裂,历史回忆将只能出现在书本和照片当中,我们的后代将看不到无数先辈用智慧、鲜血甚至生命铸就的工业文明成果。

三、做好广钢工业遗产保护,为全国工业遗产保护树立典范

一是依托广钢原址设立“工业遗产保护示范区”。经调查,广钢所处的广州白鹤洞地区,目前共发现29处潜在近现代工业遗产,滨江一带延绵数里的旧产业区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工业的发展历史,是广州城市记忆和文化沉淀深厚的特殊地段,具有较大的保护和开发潜力。建议有关方面在白鹤洞地区设立“广州近现代工业遗产保护示范区”,以广钢新城为核心区,辐射白鹤洞地区近28平方公里,包括广州造船厂、西村士敏土厂、西村发电厂、增埗水厂等一批近现代重要工业遗产。在示范区率先实施全面配套的工业遗产保护开发政策,在工业遗产的划定、保护规划、土地政策、税收减免等方面先行先试,构建一套切实可行的工业遗产保护政策体系,探索工业遗产保护的“广州模式”,为国内其它地区提供宝贵经验。

二是组织专家对工业遗产的科技价值进行评估。建议相关部门组织有关学会和行业专家对工业遗产进行系统、深入研究,编制《工业遗产科学技术价值评估规范》,明确工业遗产科技价值的载体、保护范围和传播方式;建立工业遗产科技价值专家评估制度,提高行业技术专家在工业遗产保护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将工业遗产再利用纳入科普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加快工业博物馆、工业公园建设,丰富科普基础设施体系。

三是因地制宜建设工业博物馆。利用广钢现存厂房、仓库、铁道、机车、锅炉、烟囱等,建设工业科技博物馆。博物馆集历史研究、科学教育、互动体验于一体,既能体现广州市工业发展的历史,又能串联广州市工业科技创新的足迹,还能展示未来创新科技与生活,为公众提供一个让工业设备“动”起来的科普场所。综合考虑各种资源和条件,建议广州市委、市政府委托广州市科协开展“广州工业博物馆”的建设和运营工作。

四是试行工业遗产保护补偿机制。建议国家有关部委研究建立工业遗产保护补偿机制,设立国家工业遗产保护专项资金,将工业遗产保护研究经费纳入财政预算,以政府财政转移支付形式为工业遗产保护提供直接经费支持。同时建议地方政府积极出台优惠政策,吸引民间资本参与工业遗产保护利用。

(编辑:张则瑾  联系电话:68571891)